dubai – day 3

 

今天起得稍晚,于是决定打扮好去吃早饭,而不是去吃了早饭在上来打扮。

可这里的cab太不给面子,白白浪费了我节省出的时间……

于是没有例外的,9h30才到,迟到半小时。

 

刚到座位上,我的buddy(mentor)立刻跑来请我喝咖啡。

我说:eh… it’s ok…(其实不大想喝)

可对方硬要请,说:so… let’s go。。。

 

于是被请喝咖啡,其实是批评我两次迟到,不够professional。

本想把自己被法国文化毒害拿出来当挡箭牌,可想想自己不对,就憨点吧。

 

回来其他intern羡慕地看着我手上拿着costa的espresso和大甜面包圈,其实我内心那个有苦说不出阿~~~

 

上午照例两小时的session,由小印度的buddy Al*c**主讲,chr*st助阵。老师由associate降级为analyst,自然质量下降一大截。可还好都是实实在在的公司和新的deal,比学校教的还是好了不少,对comps理解上了一个档次。

 

12h结束,回去立马将功补过,把要的portfolio材料收集全了。而后乖乖坐到bloomberg前,继续昨天未完成的伟大IPO表。一直做到大家都去吃饭,只剩下我的buddy和intern了,才去吃饭。鉴于口中上火厉害,点了cheese色拉和diet coke,30+drh。

 

Bloomberg desk

Bloomberg desk, 这两天基本都耗在上面了

 

 

下午继续,又一次用了bloomberg的客服,(因为p**l*n*也没解决方案),对方很热情要打电话来解答,看着我们公司那个阿拉伯名字的帐号,我想还是算了。最后发觉没有快捷的解决办法,只能手工做一些调整才行,好在已经熟悉了命令,大概到17h左右大功告成。屁颠颠地去交了“作业”,于是噩梦开始了。

 

p**l*n*见我做的很快,于是立马拿来一个新deal说,来今天我们来把这个搞一搞,周四下午给客户看。我当时想搞一搞就搞一搞,后来才发现,这一搞就差点搞成all-nighters。

 

我其实已经不想讲OT(over time)了,可就在我到来的这第三天,居然24h才离开DIFC……我的天那,终于知道one-pager的力量了。

要知道22h的时候,我把financial statements给buddy看好,满心希望她放我和在curry chicken餐厅等了许久的小印度和k*v*n回宾馆,没想到:let’s take a pause, and get back in 20 min….

 

晕,彻底,PE果然比IB更禽兽,如此虐待新人。

 

出来怕叫不到出租,我boss好心载了我一程,算作补救……

 

回到宾馆,开始往巴黎发短信,我这里明明sending msg error,于是多try了几次。谁知远在巴黎的老婆每条消息收到数遍,最牛的一条是13遍。不知道我被扣多少钱,只知道缩写是”DU”的移动运营商果真很屌很强大,因为我发的时候其实基本没信号~~~

 

睡了,明天不能再迟到了,额,其实还有作业没做,明早突击!